caoyf

为了成为自己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让别人对我失望。我拒绝了他们的预期和心理投射,终于换来了那么些生疏的自由。

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 才是成熟有能力爱自己,有余力爱别人。
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里,都没有舍弃追求。
永远不要放弃选择的权利,选择工作,选择爱人,选择朋友,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,才是成熟。
可以真诚的反省后,说出“对不起”;也可以认真的权衡后,说出“没关系”。
在应该的年龄做应该做的事,学会适时沉默。
不把活得很好的希望寄托在他人的给予与帮助之上。
能很好的活在当下,不执著于过去,也不执著于未来。
知道自己要什么,可以一直努力追求;知道自己不要什么,不管多大诱惑。

我做须臾假想 鼻息还在耳旁
嘴角热泪滚烫 胸中热火已消
醉酒才敢奢望 拥抱夜的真相
呓语还在纸上 温酒等你到凉
回忆似戏冗长 就把悲伤披上
温暖我的时光 用你发尾的香
忘吧昨日青空 此刻梦也飘渺
让我远赴迷途 忘掉所有模样

昨夜梦回……2057年,已经七老八十,坐在空无一人的房间,臃肿老态,没钱没权,生活不能自理。
对上帝许了一个愿望:
“求求您,让我再年轻一次吧!”
上帝说:“好的。”
于是“biu”的一声,您睁开眼睛一看,
回到了2017年10月2日,这一次,您打算怎么活?

人生没有重来,做自己想做的,一定不要后悔……!

以前这是我老婆的专属来点铃声!我给我老婆存的名字叫参谋长!每回晚上在外面玩,听到她的来点铃声,都有一种杀气告诉我,该回家了。

很早之前看有人说不能接受“他就应该留在隆中,免去后半生的辛苦”之类的话,我深以为然。诚然能理解这是对丞相的心疼和关心,但你须得先考虑清楚,你喜欢的是这个人鞠躬尽瘁的本身还是你脑补中潇洒不羁的形象。
看书读到一句“英雄的最高境界不是嗜血如命、杀人如麻,而是躬耕陇亩、饮酒放歌”,但后面紧接着还有一句——“前者是对英雄的神话,后者是对英雄的超级神话”。就是这个道理。你不能又想让他当英雄又希望他无所作为,亮亮自己还感叹一句“年与时驰,意与日去,遂成枯落,多不接世,悲守穷庐,将复何及”呢。
历史的灯光总要照亮乱世里的豪杰,在这之后对人生进退、天下臧否的决断,还是交给他们自己吧。

我受过的教育和个人经历,教导我要保持隐忍克制,不要把心里的脏话真的说出来。

从噩梦中醒来,醒来反而懵了。一些埋在心里的旧事被梦翻出来,放到了现在的当下的环境,像平行世界的穿越。哎,我的噩梦都现实主义,没有凶禽怪兽,却都是一个个艰难的决定,努力后的无常,和迫不得已的忍受。 ​​​

智力水平越低,就越喜欢占据道德制高点。 ​​​

我们学习的过程,就是在不断巩固自己偏见。

先别着急反驳,我们先来定义偏见。偏见的定义有很多,但大多数人对此的理解是——认知世界的角度不够全面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我们是不太可能兼顾所有的利益群体意见的。擅长讲话的人,会利用礼貌、技巧、辞令以及文字游戏去修饰自己的偏见,争取更多的意见受众。

一个观点,一番话,就像一个复杂的句式,如果把修饰和修辞去掉,缩成一句精干的话,几乎不可避免地陷入到偏见的范畴。而自然科学因为可证伪,或者说在现阶段的证伪手段中是成立的,则被划分到真理范畴。

事实上真理也是动态的,就像亚里士多德提出的地心说,几乎统治了人类2000年对真理的认知。即便现在的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,但这并不妨碍人类文明在这2000年的进程。所以,我们该这样去定义真理——在人类可证伪能力范畴内的正确理论。

为什么去探讨真理?因为这是根源的认知问题。质疑与相信永远是我们要面临的世界观建设的第一要务,而偏见则是加速自我世界观建设的“捷径”。因为只有你具备了某一种“偏见”,才会在纷繁的人类文明中有所取舍,而放弃一些边界条件往往是加速单一纬度认知的快速通道。

正如学习的高级阶段要分文、理范畴一样,我们在被教育过程中,势必要放弃一部分人类文明的知识,建立更简单的思考模式,让我们在寻求真理的路上心无旁骛。在这条路线上行进得越快,“偏见”就越冥顽。

世界观是什么?之于当代人来讲,就是选择相信的那一部分真理。如果选择都去相信,不仅会加重我们都认知负担,甚至还会遇到悖论的死胡同。从这一点讲,世界观就是一种信仰。

这种信仰与宗教不同,没有固定的教条、教义,故事体系以及因果关系,它永远处于动态的生长过程,这个过程就是学习与成长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们会不约而同地修正和纠偏这个信仰,划定表达的危险区域与认知中难以攻克的高地。这种天然的惰性与自私,时刻在把我们逐渐推向认知的边缘领域——偏见。

偏见是好的。不可回避,不可引以为耻,它是我们的行动力的基础能量。

正是因为我们有阶级偏见,才会让我们力求上进;正是因为我们有物质偏见,才会让我们努力赚钱;正是因为我们有审美偏见,才会让我们改造自己。我们不可避免地成为受益于偏见,并被它奴役。

而一个成年人应该知道的是:我们在表达偏见的时候,同时也要注意修饰它,用事实、用修养、用技巧、用表演,用片刻的感同身受,用对真理的贪婪以及敬畏之心。